在线秀场的“公会”、“家族”是怎样一种神奇的存在?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场直播 >
在线秀场的“公会”、“家族”是怎样一种神奇的存在?
* 来源 :http://www.ungthuvn.com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7-08-28 06:47

  玩家家族长帮助主播提升知名度,包装主播并不是没有意义的,都是放长线钓大鱼的经营策略。家族并不满足于当前的线上沟通的工作模式,大部分家族都把发展线下工作室、成立公司,打通线上线下做为自己的目标。

  但很少人知道夏薇澜在做网络主播前是一名重症监护,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个职业,夏薇澜却觉得这个变化很自然。五年前,拥有这个铁饭碗,唱歌只是她的业余爱好,一次“我型我秀”举行海选,知道她爱唱歌的朋友就给她报了名,结果误打误撞结果还挺不错,当时连科室的领导、主任都和她讲你应该追求梦想,“这么年轻,大家都觉得我当太可惜了。”

  今年年初,小jo的妈妈失业了,小jo的学长也就是她现在所在家族的家族长她来做网络主播,一方面收入比较稳定,可以补贴家用,另一方面工作地点就在家里可以多陪陪失业的妈妈。就这样,小jo从今年1月做起了秀场的主播,现在也月收入两万,基本稳定了下来,家里的情况也改善了不少。

  另一个“star”家族规模更大,有100多名主播,而且大部分都是专业院校毕业,除了线上的家族,他们还成立了线下的工作室,但家族长却是一名从未做过主播或管理工作的90后男生韩俊,毕业于星海学院学音乐的他是听别人介绍才发现了KK唱响这个平台,因着自己也曾在星海音乐学院学习的关系,就常常介绍一些学弟妹们去到KK唱响做主播,做到第五个月时就开了工作室成立了家族,开始招募校园的主播,“我一个人是家族长,做大方向的东西我来做,宣传、运营、销售都有专门的十几个人,相当于小的KK”。韩俊在做KK唱响的家族后,又摸索的做起了来疯、繁星等秀场,在满足不同平台、不同用户的需求的同时,为主播提供更多的展现平台,为主播谋利益。

  而这一说法,也在“夜宴”家族家族长那里得到了印证,“夜宴”家族长“钰”说,他们家族的发起人“枫叶”每个月只零花钱就十几万,而他们家族长赚的钱都不够给主播刷礼物的。“我们做这个一开始是为了兴趣,赚不到钱,未来可能会考虑做工作室、赢利这些。”“夜宴”家族的家族长经常会用自己的钱帮主播宣传推广。

  为什么主播们愿意委身于这样的“家族”体系,他们之间的利益如何分配?“家族”的存在给主播和平台带来了什么?近日,娱乐资本论采访了多位家族、公会的领头人和主播,试图揭开这个新兴职业的“神秘面纱”。

  在KK唱响,大部分玩家都认识这个永远“14岁”的80后主播夏薇澜,不仅是因为他在KK成立以来就在这里做主播,更是因为她唱歌好听参加过丹东好声音获得冠军,还有网络上的比赛,像秀场举行的“这一曲送给你”获得第一;第二届的CCTV《歌霸天下》网络海选冠军,代表KK唱响去了央视参加CCTV音乐频道的《歌霸天下》的演出。

  “夜宴”家族是典型的业余玩家建立的家族,家族现有77名主播,而且还有很多主播都想加入进来,还被别的家族说在“挖墙脚”,但是“夜宴”家族的三个家族长却都从未做过主播和家族,家族的发起人“枫叶”是一名89年的皮革商人,另外两位家族长一个是87年的上海的电信职员“钰”和85年在新疆做工程的“龙哥”。他们三人不仅所在地域不同,工作也都和秀场管理毫无关系,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的身份:秀场玩家,玩久了觉得自己玩透了三人就合计着做了“夜宴”家族,没想到越做越好,钰还辞掉了电信的工作,一心经营起了家族。

  YY、六间房、56这样的在线秀场,已构成中国音乐产业的营收支柱,活跃度远远超过唱片公司,最火的主播月入几十万已不是传奇,这个行业也诞生了欢聚时代(YY)、天鸽互动(9158)等多家上市公司。

  据KK方面介绍,鼓励主播加入家族,一方面是家族本身会给主播很多扶持政策,所以大部分主播都加入了家族。另一方面,家族的存在对平台也有很多好处,家族为了家族的成长会去招人、培训、日常管理、监督,只要有家族在,就能主播们的活跃度、稳定度、收益度,家族还会不断的扩充新的主播,用老的主播带新的主播,产生自己的良性循环。

  而相对于资历较深的主播像夏薇澜,她更看重的是家族的,“一个人能做的肯定不如一个团队,我一开始也觉得加入家族收入会变少,但发现加入家族,我们很像,然后会一起做线下工作室,未来还可能成立公司,这都是一个人做不到的。”而对于自己获得过那么多还做网络主播,她说“我在这有喜欢我的玩家,根基在这,就算有经纪公司签我,我也会要求每天有几个小时来直播,人还是要现实些,去一个新领域,一切又得重头开始。”

  相对于没有经验的玩家出身的家族长,主播们大多都有着专业的背景或者才艺很好。为什么他们还会选择来做网络主播,并且还愿意加入家族,让家族从自己的收入中抽成呢?

  一个最新的趋势是:在线秀场逐渐开始了“平台化”转型,在平台和主播之间,衍生出一个新的群体:,或是家族。这让在线秀场的生态发生了改变,逐渐形成:“秀场家族()主播”3个层级。

  像KK唱响这样的秀场在刚刚出现时,就有自发成立的家族,但大部分主播还是和平台直接合作的,平台与主播分成,且主播有固定工资,而今年7月1日后,主播没有了固定工资,平台鼓励主播加入家族,秀场拿小部分运费用后,剩下大部分收入由家族和主播分配,这就给了家族对收益更大的支配的空间。加入家族是平台的大趋势,也是管理的需要。

  去年的《中国好声音》,周深的一曲《贝加尔湖畔》让人印象深刻,而选手周深并非来自唱片公司,或是酒吧,而是在线秀场。

  在大家的鼓励下她就先兼职尝试着做DJ,用声音和网友互动,后来被星探发现,干脆就辞掉工作,买了声卡、麦克风等设备一心做起了网络主播。而先斩后奏的辞职引来了家人的反对,不理解的妈妈甚至每天搬着椅子坐在夏薇澜的边上看她的“不务正业”的直播,看了足足有大半年。而后来看到女儿参加各种比赛、出歌曲,妈妈甚至会和身边的老太太们炫耀一番。

  小jo是94年的,今年才从星海学院音乐专业毕业,在没毕业的时候她一直在做小演员和商演歌手,每天在各地跑来跑去,因为演出的稠密程度自己无法确定,所以有时有工作,而没工作的日子则没有办法。而且到了现场,导演、节目策划者用不用你还得另说,这就需要自己搞好关系,进行应酬,身心都很疲惫。

  这其中,、家族相当于小型的管理机构,在秀场中的作用越来越重要。但事实上,越来越多的主播来自专业艺术院校,而管理他们的家族长却很多是玩家出身。

  而“抢头条”活动是在周五六日,头条是分时间段的,每半个小时有一轮,KK里有一个礼物叫“条”在热门里面,在这半个小时时间段以内,谁获得的这个礼物最多,那她在这半个小时就会在推荐的第一的。而“条”礼物的费用不定,上千、上万都有可能,如果两个主播竞争起来,就像拍卖、竞价水涨船高,但也有可能这个时段,都没有人抢,那么可能100块也能拿到,“比如凌晨4、5点的时候,我记得,最便宜4、50就能拿一次置顶,有的时候高峰期,晚上8、9、10点,可能要2、3000,3、4000块都有可能”,“虽然我们是业余的玩家,但我们抽的成少,还砸钱帮他们宣传推广,主播肯定会选择我们了。”

  而作为相对有规模的“star”家族,他们则会下的商演、广告的机会给主播,即使被抽成,主播也愿意选择加入家族。94年的小jo说“我们经常会搞一些唱歌、烧烤的,就比一般的经纪公司那种更温暖,更有家的概念。”

  汪峰在微博条难,在秀场,主播想要条也不简单。最高要花费万元人民币。像拉拉是“夜宴”从外站引进的主播,才艺很好,唱歌很好听,但一开始在KK没什么人认识,家族就支持她参加的活动,如家族擂主赛,周5、6、7有抢头条的活动,抢到头条就会置顶在的第一位,进直播间的玩家就会比较多,认识她的人也会比较多,现在她进来两个月,大多数人都知道拉拉唱歌比较好听。

  不难看出,在秀场这个经济江湖中,秀场、家族和主播已经形成了一个共生关系,彼此之间相互依赖、相互扶持,说不上来谁发挥着更大的作用,但是却可以看到,秀场经济有着他自己的规律和生态,缺少一个环节都不可以,逐渐了正轨,可能这也是秀场经济发展越来越好的原因。

  平台的放权,使家族长度变高。家族内部的分成、管理、盈利模式全权交给家族,平台不会过多干预。家族管理得好则赚得更多,这样家族经营的动力就会变得更足。而家族发展越壮大,平台也会受益更多,并且从亲力亲为的管理者向平台化管理转型。

  加入家族,对于主播虽然会被家族抽成,但也是有好处的。做了将近三年主播的夏薇澜说“加入家族肯定比孤军奋战要好。”对于家族长是业余玩家,夏薇澜说:“你已经提到一个重要的信息了,就是玩家,这就意味着他不仅是家族长还是玩家,他会帮你刷礼物、升等级,做家族长的玩家经济实力都比较好。”家族长会用自己的钱来扶持比较弱的主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