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拉萨北郊记忆北郊有个大修厂

当前位置 :主页 > 行业资讯 >
往事:拉萨北郊记忆北郊有个大修厂
* 来源 :http://www.ungthuvn.com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8-01-10 04:49

  前日去大北郊参加朋友女儿的婚礼,在原军械厂门口来回走了几趟,怎么也找不到原来自治区交通厅大修厂的旧址。我曾在去大修厂到夺底乡之间的上至少走了三年,而三十多年的城镇化的建设却让我这个老分不清楚东南西北。现在竟找不到,太新鲜了。

  北郊大修厂也不例外,在大潮中是幸存者或是被淹没的现在也不清楚,唯一让我能回忆的是上世纪70到90年代中期大修厂的辉煌,工人阶级为建设这片土地所发挥的不可磨灭的作用,还有那些让我思念的天南海北的朋友的纯真笑容,朋友小许小徐,连大雷副厅长(原知青),您们现在好吗?我在雪域高原祝您们健康长寿。

  小徐带我到他爱人小许那里去认亲,当时北郊大修厂至少占地面积也是2万平方米吧,坐西向东,东边对着北郊交通物资厂,后面是自治区,往北紧挨修理厂,再往北就是夺底公一队附近远近闻名的台了。

  我是在当时的(现夺底乡人民)医务室工作,因一次偶然的机会认识了制氧站的小许,小许误吃了在林卡里捡的蘑菇上吐下泻,正好我从四队看病过制氧厂,这也许是吧,从此我们成为很好的朋友。

  小许每月工资42.5元,爱人小徐要升二级工,每月就拿63.83元,一个月伙食费顶多10元,给老家父母按时寄养老金20元,过年过节过生再多寄5元,由于当时实行计划生育政策,他们二人都不准备生小孩,说过几年舒坦生活再说,每当星期天小许一早去制氧站前面夺底四队去钓鱼,小徐去制氧站附近夺底过林卡,去老百姓通称的英国电站(当年英国在时修建的夺底电站)附近捡蘑菇,或者去大修厂对面北郊电影院花五分钱买一张票看电影,吃一盘五分钱一个的肉包子,一角钱一杯的酥油茶或甜茶,最多消费一元钱,已经很奢侈了。

  交通系统的土地大肆变卖,引人注目的是交通厅门诊部(现西郊大厦),听说16万卖给了某单位,当时1985年是继交通厅厅长汤化东,张如珍,侯杰厅长之后分管交通厅自治区副拍板的,交通系统后最大的变化,那就是一部分企业土地变卖,职工,企业承包,年纪轻轻没事干,等着拿几百元的最低生活费,等着45岁退休,等着55-60岁退休,因为单位要交十五年的养老金,年龄合格,方能退休,这才没后顾之忧,后来企业的土地上建成了高楼大厦,部分职工分到了集资房,享受国家每人五千元的现金住房补贴,企业集资另当别论,大部分职工周转房已出让给来拉萨定居的人。

  说起最大的汽车修理厂,就算是拉萨北郊大修理厂了,干部职工家属少说有1000多人吧,还有职工小学、工会、食堂、宽敞的篮球场,乒乓台就有六个,团支部有阅览室,党支部有活动室、职工有洗澡堂,还有放电影的礼堂,更不用说还有职工家属的医疗室,小病不出门,大病一个介绍信到罗布林卡后面的第一工人医院西郊门诊部(现大厦)、自治区人民医院、军区总医院免费就诊,每个干部职工可免费用电八十度,每个月粮食30斤,工人35斤,锻工45斤,都按工种供应大米30%,当地麦面20%,内地面粉3%,其他是杂粮。

  当时由于内调人员很多,技术力量大大减弱,听说交通厅准备合并大修厂,小修厂,氧气车间,事明,交通厅下属有些企业已经在实行个人承包制,首当其冲的是把北郊公工程处对面的地盘承包给自治区交通厅办公室主任(退伍军干,张有顺,李超然,二同志),这两人在内地引进了很多台五十铃日本大吨位汽车,招募了社会上的,单位驾驶员,修理工,形成公开的私营企业与国营企业的竞争。

  大修理厂里的工人工种分得很细,大修厂主要是为自治区交通厅汽车一队二队、三队、四队、五队和自治区交通厅驻青海格尔木及大柴旦的汽车队的汽车大修或维修,当时交通厅不要说解放牌汽车,各条天战线上还有的工程队,筑队、养护段等的车辆都属大修厂大修和维修,可想而知,大修厂的工作量有多大,工人没有多苦多累。

  那时北郊大修厂可威风了,门上左右都有站岗的,肩上还有红袖套,什么值班员, 纠察队员 民兵,等等标志,进大门必须登记,门卫干事要事先电话联系办公室,厂办公室再联系当班的值班员,再到车间找主任,主任再看工作离得开与否,不签字任何人也别想进出厂门,那时候的八小时工作制一个钉子一个眼不说,谁的工作出现问题谁负责,车间主任负全责,车间主任可大了,一般是技术过硬,起码是八级工,立场可靠,必须是员或共青团员,否则就是一名国家工人。

  那是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时期的事了,小徐是天津知识青年,在拉萨市林周县北部彭波农场劳动,认识了小许(丰台知青),为了相互照顾他们结婚了,知识青年回城的政策下达到拉萨市,小徐小许被分配到自治区交通厅北郊大修厂,小徐年轻力壮派去学习当锻工(打铁),小许是高中生,个头高挑又温柔,就分配下属到制氧车间。

  小许师傅的爱人小徐从来没有说过一声累,叫过什么苦,整天乐呵呵的,小徐师傅说他分配在锻工车间,每天都是抡大锤,从早上9点上班到下午6点,除了中午两个多钟头的休息时间,起码一天要抡大锤两三千下,中午吃八个馒头还要买两份菜一个汤才能吃饱,总之一天的伙食费就是一角五分钱吧,我笑着回答小徐师傅,我在城关区伙食团一个月从来没超过三元钱,真的是划折子哦,小徐师傅从当锻工后,身体素质相当棒,他们小组,不但下班组织打篮球,乒乓球还搞歌咏比赛呢。

  小徐经常提起他的师傅如何有本事,小徐师傅姓赵,听说1947年从军起义参加到解放军,后到朝鲜战场一直都是汽车兵。五三年又随军进藏,种过菜,后来又调到大修厂,祖籍,家里由于战乱已经没有一个亲人了,只好在拉萨安家,一共七个子女,全家九口人,赵师傅是响当当的八级工。工资八十多元养活全家,小孩们都在交通中学上学,小的才两岁,差不多天天都在包饺子,赵师傅老婆也是北方人,能干得很,自己院门前有压水井、厕所、菜地、鸡圈、兔笼,只要碰见他家做饭,谁都可以吃饺子,闲侃一会儿。

  劳保福利每月肥皂一条,毛巾一根,手套一双,大头皮鞋一年一双。皮大衣三年一换,过节过年食堂加餐,六个菜分文不收,食堂每天供应馒头花卷,抄手,饺子,磁铁蒸饭,各种炒菜划折子就餐,月底扣工资,方便得很。

  大修理厂的露天车间很多,停车场更大,有时停车场内有各地区及青海内蒙四川的车辆,那都是托熟人,找领导签字,方进得了停车场保养的,室内车间就五花八门了,如矿床车间、车床车间、刨床车间,电工车间,锻工车间、钻床车间,漆工车间,木工车间等等,这些车间与车间之间都是有很宽的距离,安全数据相当高,铁皮屋墙上到处写着安全生产第一,防火,防盗、防等十分醒目的,纠察队时常巡逻,厂里工作井然有序,厂房虽然都是铁皮房,包括低矮的家属区都很卫生,每家每户门口基本上有一块菜地,自盖一个小厕所,星期天都忙着浇菜地、包饺子,压水井有节奏的压水声传遍整个厂区。

  一进大修厂,沙石只延伸到车间。车间有露天的,大多是为停车、洗车、喷漆、汽车二保等,如打黄油,拔轮胎、加气,这个工序必须在地沟里进行,工作最麻烦,工人有时趴在地沟里为各种汽车二保、打千斤,性也大,有时掉胎,千斤顶滑落,打气爆胎都可能给工人造成伤亡。